RSSRSS
加入收藏
登陆论坛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理论大全 > 操作生涯不是梦

《操作生涯不是梦》第一章:喝酒与交易

时间:2013-02-02  作者:Alexander elder

几乎每一位酗酒者都可以保持几天的清醒,可是,不久之后,喝酒的冲动便无法控制,他又拿起酒瓶。酗酒者无法抗拒诱惑,因为他不能脱离酗酒者的感受与思考模式,清醒是起源于、也终止于个人的心智。
戒酒互助会”有一套制度来改变人们对于饮酒的感受与想法。它的成员采用一套12步骤的程序改变他们的心智,这12个步骤代表个人成长的12个阶段(请参考“Twelve Stept and Twelve Traditlons”)。戒酒者参加聚会,彼此分享戒酒的经验,勉励对方,相互扶持而保持清醒,每位成员都有一位伙伴----另一位AA的成员,当他有喝酒的冲动,可以向对方求助。“戒酒互助会”是由两位酗酒者成立于1930年代,一位医生与一位旅行推销员,他们经常彼此碰头,协助对方保持清醒,由于他们所发展出来的方法相当有效,其他的酗酒者开始加入。AA成立仅有一个宗旨:协助它的会员保持清醒,它不筹募基金,不参与政治活动,也不做任何行销广告,AA之所以逐渐扩张,仅凭藉着口碑,成功则仅凭藉着效果。
由于AA所采纳的12个步骤程序非常有效,其他的团体也纷纷仿效,包括:儿童戒酒、戒烟、戒赌与其他团体。我相信,交易者若采用这12个步骤的原则,同样可以“戒除”亏损。

否认
正常的饮酒者可以享受一杯鸡尾酒、葡萄酒或啤酒。但当他觉得够了,很容易停止继续饮酒。对于一位酗酒者来说,当他碰到酒醉,自然会产生一种“不醉不休”的欲望。
一位酗酒者经常说道,他必须克制酒量,但绝不承认自己有酗酒的问题。大部分的饮酒者都否认自己是酗酒者,当你告诉一位亲戚、朋友或员工,他的饮酒已经失去控制,结果一定是坚决的否认。
一位酗酒者经常说道:“老板开除我,因为我宿醉而迟到;老婆带着小孩离开我,因为她完全不通情理;房东想赶我离开,仅因为我积欠了几个月的房租。我将会逐渐控制酒量,然后一切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这个人已经失去工作与家庭,而且也即将失去遮蔽风雨的窠,整个生活已经失去控制----但他还是不断说道:“他将降低酒量。”这就是否认!
在分崩离析的生活中,酗酒者拒绝承认他们的问题。大部分的酗酒者都心存一种幻想,他们可以逐渐降低酒量。只要他们继续认为自己可以“控制酒量”,情况的发展必定愈来愈恶化,即使他找到新的工作、新的妻子与新的房东,结果还是一样。
酗酒者否认否认酒精已经控制他们的生活。当他们谈论着降低酒量时,相当于尝试控制一种不接受控制的行为,这就如同某驾驶人在山路上失去控制而车辆打转。
当车辆跌落山谷时,任何小心驾驶的承诺都已经太迟了。一位酗酒者的生活也失去控制,但他否认自己是酗酒者。
交易输家与酗酒者之间,存在着赤裸裸的对照。他不断更新交易的战术,就如同酗酒者将威士忌换为白兰地。一位输家拒绝承认自己对于交易已经失去控制。

绝境
唯有当酗酒者承认自己是酗酒者,然后才有复原的希望。他必须了解酒精已经控制他的生活----而不是他控制酒精,大部分的酗酒者都不能接受这项痛苦的事实。
唯有在谷底的绝境中,唯有当无路可逃时,他才能够面对这项事实。这种谷底的绝境,可能是来自于一种致命的疾病,或是破碎的家庭,或是失去工作而潦倒街头。酗酒者唯有沉沦到某种程度,唯有当打击到达无法承受的地步:最后,事实才能够穿越否认。
绝境代表一种无法忍受的痛楚,让酗酒者了解自己的处境,这类的痛苦才能够瓦解否认的防御。他察觉自己仅有一个单纯的抉择----扭转生活或死亡。唯有在这种情况下,酗酒者才可能踏上复原的道路。
获利可以让交易者感受权力的滋味,享有陶醉的激情,他们尝试再度捕捉这种高潮的经验,于是进行草率的交易,将获利还给市场,大多数的交易者无法忍受连续的严重亏损,身为交易者,他们被卷入市场的洪流,陷入绝境之中。少数的残存者得以发现,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他们的方法,而是在于他们的想法。唯有体认这个事实,才可能是成功的交易者。

第一步骤
一位酗酒者若希望复原,必须历经十二个步骤----个人成长的十二个阶段。他需要改变自己的想法与感受,调整自己与他人之间的关系。第一个步骤最困难。
酗酒者的第一个步骤,是承认自己对于酒精无能为力,承认自己的生活已经失去控制。酒精的力量绝对不是自己所能够抗衡,大部分的酗酒者不能踏出这一步,半途而废,继续摧残自己的生活。
如果酒精的力量胜过你,你就不能再碰触它,绝对不能再让酒精沾唇。你必须永远放弃饮酒,大部分的酗酒者不愿意牺牲饮酒的快乐,他们宁可牺牲生活而换取虚幻的满足。唯有绝境的深刻痛苦,才足以让酗酒者踏出第一步。

循序渐进
你或许曾经在车子的保险柜上看到“每次一天”(One day at a time)或“慢慢来”(Easy do it)的贴纸。这都是AA的标语,这些驾驶人可能都是“戒酒互助会”的成员。
生活中没有酒精,这是一项严苛的挑战。所以,AA鼓励它的会员最初仅保持一天的清醒。
白天保持清醒,并在清醒的状态下入睡,这是每位AA成员的目标。渐渐地,由几天成为几个星期,由几个星期成为几个月,然后是几年。AA的聚会或其他的活动,都是协助其成员保持清醒,每次一天。
在这些聚会中,戒酒者的相互鼓励,彼此给予对方心理上的支持,聚会随时都可以举行,而且遍及全国各地。交易者可以藉由这类的聚会获得宝贵的经验。

AA的聚会
每一位交易者都应该参加AA的聚会,尤其是处于连续亏损的状态。打电话给住处附近的AA,询问下一次“初级班”的聚会时间。
一次聚会的时间大约是一个小时。你可以坐在最后面的位置,仔细聆听。你没有必要发表意见,也没有人会追问你的来历。
每次聚会,都是由一位长期会员做开场白,详述他个人的戒酒“甘苦谈”。然后,其他会员也会发表自己的经验,为了补贴聚会的费用,通常还有捐款----大多数人都是捐一块钱。在整个过程中,你只需要倾听别人的意见,每当你听到“酒”,就把它换成“亏损”,你将发现,他们所谈论的正是你的交易。

社会饮酒是偶尔的浅尝,但酗酒者是沉浸在酒精中。他拒绝承认酒精控制他的生活,摧毁他的生命----直到危机发生为止。危机可能是致命的疾病、失业、妻离子散或其他难以承受的类似痛苦。AA称此为“陷入绝境”。
绝境中的痛苦,将贯穿酗酒者的否认屏障。他赫然发现自己仅有两条路可走----或是继续沉沦,或是回头是岸。复健的第一步骤,是承认自己无法随意操纵饮酒的欲望。复健中的酗酒者,有能力不再沾染酒精。
输家的亏损就如同是酗酒者的酒精,小额的损失如同浅饮,巨额的损失如同干杯,连续的损失如同纵情狂饮。一位输家将不断更换商品市场、指导大师与交易系统,为了重新品尝获胜的陶然快感,帐户净值将不断缩水。
不论是行为模式或思考形态,输家都类似于酗酒者,只是讲话比较流畅而已。这两类的人实在太相像,只要以酗酒者做为模型,你就可以预测输家的下场。
酗酒是一种可以治疗的疾病----亏损也是如此。输家可以做根本的改变,只要他愿意开始采用AA的原则。

交易的欲望
对于成功的交易者来说,亏损就如同社交场合中的饮酒----浅尝即止。如果发生连续性的损失,他们知道出了差错:他们会立即停止交易,重新检讨交易或分析的方法。输家则欲罢不能----他们继续交易,因为他们已经沉迷在游戏的激情中,希望再度掌握胜利的滋味。
某位著名的交易顾问曾经表示,交易的快感胜过做爱或驾驶喷气机。就如同酗酒者由社交场合的浅饮到暗无天日的狂醉一样,输家所愿意承担的风险愈来愈大,他们跨过正常风险与疯狂赌博之间的界线。事实上,许多输家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条界线存在。
输家受到交易欲望的煎熬,就如同酗酒者需要酒精一样,他们凭藉着冲动进行交易,交易只不过是一场狂饮会,他们试图藉由交易杀出绝境。
输家的交易帐户不断失血,最后的下场大多是彻底的失败。但有些人在自己的“床头金尽”之后,开始管理别人的资金,或扮演交易顾问的角色,就如同无家可归的酗酒者在酒吧靠着洗酒杯度日子。
大多数的输家都会掩饰损失----对象包括其他人与自己,他们不愿保留交易的记录,把经纪商的对帐单塞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,输家就如同酗酒者一样,他们不愿意数床底下的空酒瓶。

死胡同
一位输家绝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生亏损。如果他知道,一定会想办法让自己成为赢家。他不断在迷雾中进行交易,一位输家管理交易的方式,就如同一位酗酒者尝试规范自己的饮酒习惯。
输家试图藉由交易杀出一条生路。他们不断更换交易系统、购买新的交易软体或接受一位新大师的指引,他们编织着绝地大反攻的幻想,希望某位救星及时出现----就像电影中的无辜受害者。这种“救苦救难”的迫切需求,造就了许多交易顾问。
当亏损不断累积而资金持续消散,输家的行为就如同家庭或事业受到威胁的酗酒者。输家开始急病乱投医,于是把单边部位改为价差交易,这使单边损失变成双边损失,或是将部位反转,或是……,还有什么效果吗?大约就如同酗酒者把威士忌改为白兰地。
输家的整个身心架构都已经失去了控制,尝试处理一些不可处理的状况。酗酒者大多早死,多数的交易者也被迫出局而没有再回来。新的交易方法、高性能的分析软体或某种交易密诀,这一切都不能帮助你,除非你先了解如何对待自己,你必须改变自己的思考方式,如此才能够阻止亏损,踏上交易的复健之路。
输家因为亏损而酒醉,他们沉迷在损失之中而不能自拔。虽然每位交易者都希望获利,但亏损也可以提供一些激情。交易是一种令人陶然的行为,很少输家故意发生亏损----但也很少酗酒者故意沦落到贫民窟。
输家不断在交易过程中享受快感,但这必须付出代价。如果你尝试告诉他,他是一位输家,这就如同从一位酗酒者手中拿走酒瓶。一位输家必须陷入真正的绝境,然后他才能够开始清醒。

绝境
陷入绝境是一种可怕的感受----痛苦与羞辱。什么是绝境?你发生承担不起的损失;你的储蓄挥霍一空;你向亲朋好友炫耀交易的成果,稍后却必须向他们告借;市场大声嘲笑你:“傻瓜!!”
有些人在几个礼拜之内就陷入绝境,另一些人却不断挹注资金而苟延残喘,输家可以在镜子中察觉自己的痛苦。
我们花费一辈子的精力营建自尊。大多数人们都对自己都有很高的评价。对于一位聪明绝顶或事业成功的人来说,陷入绝境是一项痛苦的经验。第一个冲动可能是掩饰:请记住:你并不孤独,几乎每位交易者都曾经陷入这种处境。
大多数人们在陷入绝境之后,便结束交易的生涯,他们退出市场,再也不回头。根据经纪商的记录显示,目前在市场中进行交易的人,每100人就有90人在一年之内将消失,他们将陷入绝境,认输,然后离开。如同一场梦魇,他们不希望再回忆交易的经验。
某些输家将舔着伤口,当伤口不再疼痛之后,他们又回到市场,但心有余悸。他们知道害怕,但恐惧的心理又造成交易的沉重负担。
很少交易者可以因此而提升与成长,对于那些少部分的人,绝境的痛苦将中断一个恶性的循环:先是胜利的狂喜,然后是损失一切的挫败。当你承认自己因为某种问题而造成损失,你可以开始营建一个崭新的交易生涯,你可以着手培养赢家的纪律规范。

第一步骤
一位酗酒者必须承认自己不能节制饮酒,一位交易者必须承认自己不能节制亏损。他必须承认自己有心理上的障碍而发生亏损。对于AA的成员来说,第一个步骤是说:“我不能驾驭酒精。”身为一位交易者,第一个步骤是说:“我是输家,我不能驾驭亏损。”
交易者可以采用AA的原则进行复健。复健中的酗酒者将尽可能保持清醒,每次一天。你必须尽可能尝试没有损失的交易,每次一天。你或许会说,这完全不可能。如果我买进而价格立即下跌,这么办?或者,万一我在最低点放空,这又怎么办?即使是最顶尖的好手,有时候也会发生亏损。
你必须在合理的风险与不合理的损失之间划一条界线。一位交易者必须承担合理的风险,但绝对不允许发生预定风险之外的损失。
每当批进货物时,一家杂货店都必须承担风险。如果货物卖不出去,店家将发生损失,一位好的生意人仅愿意承担合理的风险,即使连续判断错误,也不会让他倒闭。批进两箱货物可能是合理的生意风险,但囤积一卡车的货物可能就是纯粹的赌博了。
身为交易者,交易就是一门生意,你需要界定生意上的合理风险----任何单笔交易所允许发生的最大风险。这在金额上没有一定的标准,可接受的合理风险,主要是取决于交易帐户的规模,其次是交易的方法,以及个人对于痛苦的忍受程度。
合理风险的概念,将改变你的资金管理方法(参阅第10章)。对于任何一笔交易,风险绝对不可以超过帐户净值的2%,举例来说,如果你的交易资本是$30,000,每笔交易的风险不可以超过$600;如果资本是$10,000,风险不可超过$200。如果你的资金有限,可以交易比较便宜的市场,或交易比较小型的契约,如果你发现某个理想的交易机会,但停损点必须设定在合理的风险之外----应该放弃。在交易中避免接受2%以上的风险,这就如同酗酒者避免进入酒吧。如果你不知道应该承担多少风险,那最好还是谨慎一点。
如果将损失归咎于经纪人的佣金与场内交易员的滑移价差,那就不能控制自己的交易,你应该尽可能降低这两方面的成本,但还是必须负起全部的责任,包括佣金与滑移价差在内。如果你的损失超过合理的风险,哪怕仅是超过一块钱,你就是输家。
你是否保持精确的交易纪录?杂乱无章的记录是赌徒与输家的典型征兆。精明的生意人都会保持完整的记录。交易记录必须涵盖所有的重要资料。例如:每笔交易进/出场的日期与价位、滑移价差、佣金、停损点、停损点的所有后续调整、进场的理由、出场的目标价位、最大的帐面获利、停损点遭到触发之后的最大帐面损失与其他的必要资料。
如果你可以在合理风险范围内认赔,这是生意上的正常损失。不要讨价还价,不要再等一等,不要期待老天爷的帮忙。如果损失超过合理风险一块钱,这相当于是喝醉酒,打了一场架,沿路跌跌撞撞回家,隔天醒来还头痛反胃。你绝对不希望发生这种状况。

教训
当你参加AA的聚会,将看到一些多年滴酒不沾的人说道:“大家好,我是某某人,我是一位酗酒者。”他们已经保持多年的清醒,为什么还自称为酗酒者?如果他们自认为已经击败酒精,很可能又开始饮酒。如果某人认为自己不再是酗酒者,他觉得自己可以来一杯,然后再一杯,最后又陷入相同的绝境中。如果某人希望保持清醒,他这辈子都必须自认为是酗酒者。
交易者也可以组织这种互助会----我称它为“输家互助会”。为什么不是“交易者互助会”呢?因为刺耳一点的名称可以让我们保持专注,避开自我摧毁的倾向。毕竟来说,“戒酒互助会”并没有称自己为“饮者互助会”。只要你继续称自己为输家,就会专心避开亏损。
有几位交易者曾经告诉我,“输家互助会”的想法太消极。有位来自德州的妇人,她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交易者,向我描述她的方法。她有虔诚的宗教信仰,而认为发生亏损将让上帝不高兴,基于这个缘故,她可以迅速认赔。事实上,我们的方法都很类似,目标都是根据某种客观的标准而认赔。
在合理的风险范围内进行交易,就如同没有酒精的生活,戒酒的人必须承认自己是酗酒者,交易者也必须承认自己是输家。唯有如此,他们才能够开始复健。
所以,每天早晨,我会坐在办公室的报价荧幕前,告诉自己:“早安,我的名字是雅雷克斯,我是一位输家。我本身的问题让交易帐户发生严重的损失。”这就如同AA的聚会一样,它让我专注于首要原则,即使当天我在市场中赚进几千块,隔天我还是会说:“早安,我的名字是雅雷克斯,我是一位输家。”
有位朋友开玩笑的对我说:“我每天早晨坐在报价机前面说:‘我的名字是约翰,我准备撕开你的喉咙。’”他的想法会造成紧张的心理,“输家互助会”的想法可以提供平和的心境。当一位交易者保持平静而轻松的态度,他可以专注于最理想与最安全的交易。紧张的心理会造成反应迟钝。一位清醒的人与一位酒醉的人赛跑,你知道谁比较可能获胜,酒醉的人偶尔可能因为运气而获胜,但你押注的对象应该是清醒的人,在竞赛中,你希望保持清醒。

 

分享到:

扫一扫打赏
打赏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新闻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最新股文
相关股文
推荐股文
高送转炒作概念、预期链条和买点解密
高送转炒作概念、预期链条和买点
操盘四大体系:概念、题材、成长和价值
操盘四大体系:概念、题材、成长
一周热门